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~!@#%^  as~!@  asA=0  as aNd 8=8  as) and 1=2 (  配资公司

比30年前的日本,或许中国这次会比较幸运

最近很多人在担心,中国的高房价和债务问题,跟日本当年十分相似,恐怕会令中国也“失去20年”。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么未来10-20年持有一切国内资产都只能会加速财富缩水。因此,弄清楚中国的现状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每个家庭、个人的资产如何配置。

一、回顾日本当年发生了什么

日本失去20年当中,由于房地产泡沫、政府错误动作等一系列原因,造成几乎所有的资产价格都在下跌,尤其是许多地方的不动产价格至今也没回来,这个过程伴随着出口的严重下滑、私营部门企业经营恶化、大量工薪阶层下岗。

我们梳理一下日本“崩盘”的路径:

1,1978年石油危机爆发,美国严重通胀,79年提高利率至20%,伴随美国收紧货币

2,大量资金流入美元,美元大幅升值,进一步增加“贸易逆差”(USD对外购买力更强,伴随出口竞争力下降),那个时候,美日之间的贸易量很大,由此导致美日贸易摩擦增大

3,1985年,5国(美日德法英)签订广场协议,开始干预外汇市场,促使美元有序下跌

4,JPY-USD 快速升值(240:1 升至 120:1),日元的升值,令日本大量购买海外资产

5,JPY的快速升值,也严重影响日本的出口额,出口部分占据日本经济的比重很大

6,为缓解经济下滑和通缩,日本大幅减息、增加信贷(基准利率从1984年的5% 至 1987年的2.5%)

7,大量的资金+低利率,推动房地产泡沫;日本银行大幅度增加房地产抵押贷款的规模,许多日本企业从银行贷款并疯狂买全世界的资产

8,房产升值+日元升值,国际热钱流入日本房市和股市

9,地价严重上涨,开始影响实体企业正常金银,难以扩大规模,并影响公共建设的发展,同时挤占农业用地

10,1990年,全日本生产性行业(主要指的是工业制造)贷款比重下降至25%,非生产性贷款(很大部分是房贷)比重增加至37%

11,日本政府为了抑制泡沫,开始收紧货币,上调利率(89年至90年从 2.5%上调至 6%)

12,日本政府1991年停止对房地产提供贷款,M2增速从90年的12%下降至至3.6%,同时,开征地价税

13,政府抑制房市、企业经营恶化,令股市、地价、不动产价格开始持续下跌,1992年至2015年,6 大主要城市跌幅为65%,所有城市平均跌53%

14,在1992年后房价的持续下跌,市民开始出现恐慌,房市出现大量抛盘,进一步加剧房地产相关资产的价格下跌。企业大量倒闭,失业率飙升,令许多家庭失去还房贷能力,进一步影响银行利润。

列出几个数据大家感受一下当年日本房价的疯狂:

1990年,东京圈人均年收入 694万日元

1991年,东京市区房价 1450万日元/平米, 全国均价 272万日元/平米

2001年,东京市区房价跌至 61万日元/平米

2017年,东京房价 94万日元/平米


许多人至今仍然背负着还未结清的房贷。

我查阅了相关数据,非常触目惊心。

房价增速:

资产价格和经济数据的变化:

日本银行利润:


二、与历史相似的地方

没错,中国现在确实有很多方面(尤其是核心数据)与当年的日本非常相似。首先是出口竞争力的下降,其次是居民和企业高额的债务,并且有明显的资产泡沫(不动产),根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,居民贷款一半以上是房地产按揭贷款。

这里要纠正一个观念,许多人认为,中美贸易战即使影响了全部的出口额(大约5000亿美元),对GDP增速的影响很小。其实这个观念不太正确,我们的经济当中,一个人的消费就相当于另一个人的收入,出口企业背后牵动着太多的产业链,若这5000亿美元的出口受到影响,对GDP的影响远超过这5000亿美元。(同样的道理,也适用于房地产企业)

难道这次,中国经济真的要趴下了?

三、中国与日本的不同之处

我们伟大的政府和党当然不希望跟日本那样,毕竟,对国民经济的打击实在太大,因此,这也是过去几年里运用各种手段避免“经济硬着陆”。

日本当年,虽然源头是广场协议,但错就错在泡沫后期,日本政府和央行没有做相应的手段给债务解压,而是通过地价税和加息直接刺破泡沫(出现大面积的借款违约),这个影响通过企业经营恶化、失业率上升一路传导到个人,最终个人的消费锐减,经济一蹶不振。

日本当年的这种情况,想通过放水(QE)都没法放……

我们国家现状最大的不同在于:

我们有外汇管制,避免过多资金流出国内,避免国内流动性进一步枯竭

我们有强大的行政手段,环保限产、房产限售等一系列措施,换来宝贵的拆弹时间

我们有近3万亿美元的外储,基本能确保汇率不会剧烈波动

我们实行关键领域国有化,因此能更直接的通过MLF等工具精准放水

我们目前存款准备金率14.5%、基准利率4.35%,即使是传统货币政策也还有很大空间

我们没有土耳其、希腊那种巨额的外债,都是内债,关起门来好消化


为了缓解债务,定向放水增加流动性+降息+减税费,根本目的是帮助企业提高盈利能力,使得能够正常地用利润cover债务成本,再一边稀释债务、一边使企业恢复元气。

当然,代价也很明显,也许若干年后,我们的物价会涨一点~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